您当前的位置:日本留学>留学生活 >正文

日本文化--赛钱箱与祭祀活动

来源:和风留学

作者:小曹

发布时间: 2013/10/18 16:04:34

浏览次数:1467

赛钱箱

  在日本的任何一个神社里都能看到赛钱箱。大家想必都去神社参拜过吧,比如在正月里、祭日中、以及在旅行时游览当地有名的神社等时候。由于神社并没有休息日以及入场资格的限制,因此无论是谁都可以在自己喜欢的时候去参拜某处的祭神。这,恰恰与赛钱箱的由来有着密切的联系。
 
  在进一步展开话题之前,让我们先来参拜一下某处的神社吧。希望现在大家的脑海中能够浮现出町内的守护神社的形象。穿过系有用于分隔神社内外的注连绳的鸟居,踏进神社。脚下的土地立刻从方才的沥青路面变成了碎砂石及土铺就的地面。
 
  进入神社,入口旁边有一处手水舍,在此可略为洗手漱口。在这边上有一块百度石啥的,而大殿就在正前方。大约前行二三十步我们就来到了神前,在左右两侧有两尊狛犬像,在面前则垂着铃绪——即用于将铃(鳄口)鸣响的绳子——在铃绪之下,那用数根细木条横在开口处,侧面写有“奉纳”字样的就是赛钱箱。应供奉于大殿内的神灵的模样在这里尚无法看到。
 
  向赛钱箱内投入赛钱(相当于香资),摇一下铃绪,完成参拜后,我们或许会去看看位于一旁的抚牛和绘马,然后再转到神社的侧后方去:在那儿会有数个闻名全国的神灵的小社,例如稻荷神,三轮明神以及大黑天菩萨,当然它们也有各自的小鸟居以及赛钱箱。现代各地神社内的景象大致就是如此了。
 
  实际上,笔者在此做了冒失的举动——没有充分涤清自己的身心就闯入了神所在的领域。正如区分神社内外的注连绳其字面上“神灵占领之地”的意思(“注连”二字发音与“占”相同),神社内是仅供神灵居住的禁区,因此试图靠近神灵的御前进行祈求时务必要有接受狠狠地神罚的觉悟。
 
  “参拜”其实是被废弛的“祭拜”形式。不好,若是笔者如此断然下了结论的话,我们这些现代社会的人们就都没有资格去神社了。姑且将“参拜”定义为祭拜在现代社会下的变形吧。到底在说什么啊?读者可能现在一头雾水吧,那就请允许笔者按部就班地说明一下。
 
  首先“手水舍”是什么?并非我们所认为的那样只是用于洗手的地方;在此应当除去身上的衣物,通过沐浴来荡涤身心。而在神前祈祷时则应拜倒在地,而非站着参拜。至于祭品应在何处采办才正确、抑或是宣称“二拜二拍手一拜”是此神社的正确的参拜礼仪等,均乃本末倒置之举。
 
  原本参拜就是一种新的祭拜神佛的形式。其特征是,个人为了自己的缘故,在有需求的时候进行参拜,并向神灵祈求自己所愿。这种完全不考虑神灵的想法,自私自利地将自己的愿望强加于神灵之上就是现在的“参拜”了。而作为其代价,则就是那一点点的赛钱了。
 
  那么“祭拜”又是什么呢?这里所提到的“祭”,与现在如同游园会那样的祭祀活动不同。原本“祭”这个字是指向神灵献上供品的动作,此外也含有侍奉的意思。为此,事先必须要充分洗清自己的心身(关于为何神灵讨厌肮脏的东西笔者将另行撰文)。
 
  这一手段就是沐浴及禁足。村落的祭祀活动在村落内部举行,祭拜的神灵则是村落共同体的神灵。祭祀并非是村民各自向神灵祈求自己的愿望的仪式,而是将全村的共同愿望在某个特定的时点在神灵面前进行再确认的过程。在祭祀中村民决不会将自己的意愿强加于神灵,而除了祭祀的时间以外神灵也不会来到或者停留在村子。
 
  现在在即将“参拜”之前用水略为清洗一下双手就完了但是,原本在“祭拜”之前为了迎接神灵的降临,是需要进行严格的沐浴和禁足仪式的。例如,要在满月之夜对神灵进行祭祀的话,至少要在月初就开始进行斋戒(即祭礼前两周)。由于斋戒时需要注意的事项非常严格,难以让全体村民都加以遵循(这也意味着愿望无法达成),因此渐渐地演变成了只有村子的代表(进而升格为主祭)才需要持戒,但是即便如此仍有一些肮脏的人没有参加祭祀的资格(不可通过神社的鸟居)。
 
  同时,祭祀也并非村里任何一个人都有资格举办的。在古时,祭祀的执行者、即拥有祭祀权的人并非只是单纯的主祭者,同时也是部落的首长。只有在他的领导下举行的活动方能称为祭祀。
 
  综上所述,所谓祭祀是指:在长时间的斋戒后,以祭祀者为中心的共同体全体成员迎接神灵的到来,对其进行供奉并对共同愿望再确认的活动。


京都神社

 
  那么,这又是如何演变成了现在这样的“参拜”了呢?通常有两种说法。其一是由于佛教的传入,其二则是由于旅行。简要地说明一下,佛教中的神都是广域神。虽然最初是也有被当作地方的守护神而被迎入的,但是随着时代变迁,它们渐渐地失去了作为一个共同体或是一个地域所共有的神灵的身份,而成了倾听个人愿望的神灵(同时各人也为了自己的愿望各自进行祈求)。
 
  旅行则创造了给村民了解共同体以外的神佛的机会,一方面,有在外旅游时与当地灵验的神佛相遇、凭借此神灵之力脱离苦难的经验的村人日益增多。另一方面,有时候村子里也会有抱其他信仰的旅行者造访,他们也希望能向异乡的村子的守护神祈祷旅途平安。但是,在旅途中要进行严格的斋戒显得过于勉为其难了。此外,姑且不论是否能恰好遇到祭祀的机会,原本村外人就不具备参加祭祀的机会。如此,这种旅行者私下的祭拜就成了“参拜”的雏形,这也是当时变得日益昌盛的佛教的参拜形式。之后,祭祀活动逐渐开始允许共同体以外的人参加,即变成了现在这样类似游园会的形式。
 
  每当旧有的共同体被破坏的同时,神/神社以及祭祀活动也被重建。渐渐地,神以神体的形式在神社中定居下来(作为固定祭场的神社也是如此诞生的),而祭祀也变得只需要简单的斋戒就可以参加了。随着比村落更大规模的地域的统一,其共同信仰的神灵也会发生变化。基本上,要么是由中心的村落所信仰的神灵升格,抑或是从远方重新迎来新的神灵。
 
  请神时,既有中规中矩的“劝请”,也有下面这样的方法:在某时,某处的神灵漂着到了村子附近的河滩上——当然,这无非就是曾在旅途中见识过这位神灵的村内有权势的人的把戏了。旋即,村子里举行了一场新的盛大的祭祀活动,并让这位神灵栖身于村子共有的神灵所居的神庭一隅。日本的神灵自古以来就很宽容,而如此的众多神灵在全国范围内的交流也盛行起来了(这演变到后来就是现在神社内的小社的样子了)。
 
  不过,即便祭祀变成了现在的“参拜”这样的形式,仍有保留不变的东西:祭祀时的“供奉”精神。祭祀的时候,需要向神灵奉上的有“神馔”与“币帛”。所谓“神馔”就是指酒及食物,而币帛就是指布(现在则是纸)。这些都是为了对神灵供奉其衣食住所需之物。剩下的“住”自然就是神社的社殿了。
 
  在此,对于以布的面目登场的币帛的“币”字需要注意一下,这也是货币的“币”字。其实但“币”一个字就能表示“供奉的布料”,与同样表示“布料”的“帛”字相比,更加富有“供奉”的意味。而“货币”的“货”是指货物、即指“物品”。因此,“货币”这两个字也就是“供品”之意。
 
  实际上,与现代不同,最初被当作用于向神灵倾诉愿望的护身符的货币,其角色与其说是通货,倒还不如说是宝物或者说是物神更为恰当。此处说到的神灵是指道教的神灵。货币开始充当起通货的角色要晚到平安时期,但是真正作为流通工具则要等到室町时代了。
 
  将话题回到币帛上,如同莫明其妙地从原本的布变成纸那样,“币”成了对神灵的所有祭品的代名词。即便是“参拜”这种新的形式,作为私下进行祭拜的个人祭祀者,也是必须准备好祭品的。当初,“参拜”时的“币”是神馔中最重要的部分——大米。将大米用纸张包起来,向神灵奉上进行祈祷。这称为“喜封”。
 
  说到“喜封”,大家一定会想起给舞台上的演员的祝仪吧。那个喜封里放的是什么呢?对了,是钱,也就是货币。正如您所明察的那样,大米在之后被有宝物及物神功能的货币所取代,而货币又变成了钱币。之后,终于又变成了将钱赤裸裸地献给神灵的形式。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避免作为通货的钱币被盗,于是赛钱箱就应运而生了。

分享到:

0条评论  

表情

有用的学习资料下载

京ICP备12001902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602010124号-2